您好,欢迎来到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官方网站!

苏州文化艺术中心

【演出剧目】唯有心静,方能从容--瑞典吉他演奏家约兰·索舍尔

日期:2019-09-11 11:30 点击数:373

瑞典吉他演奏家约兰·索舍尔1978年获得第20届国际吉他比赛冠军,旋即成为DG公司的签约独奏家。在名气正旺的1980年,他作为文化界的一员跟随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和王后的访华代表团一起来到中国。在索舍尔的眼中,北京长安街上满是自行车的滚滚洪流和中山装的单调蓝色,俨然是一个并未与世界同步和接轨的国度,吉他这件乐器在中国是否被大众所熟知尚未可知,更不用说是六根或者十一根弦的吉他了。而索舍尔姓甚名谁,所知者也是凤毛麟角。

640.webp.jpg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时隔37年之后, 2017年9月下旬, 索舍尔在北京开独奏音乐会,整个北京音乐厅几乎坐满,全场没有一丝噪音,只有珠玉落盘般的清亮与晶莹。上半场第一首巴赫第一号大提琴无伴奏组曲和下半场的恰空舞曲,别致而富有质感的弹拨效果,对听惯了弦乐风格的乐迷们来说犹如徐徐秋风起。约翰·道兰的歌曲又似清音划过,娓娓道来。曲目单中最吸引眼球也最好奇的,是用十一根弦吉他弹奏的约翰·列侬的歌曲,属于索舍尔保留曲目的《纵横宇宙》是1994年DG披头士专辑中的一首,另一首保留曲目是给乔布斯带来众多灵感的《这里那里,无处不在》。完全充满了没有枯萎的爱意,仿若与巴赫商定了一般,浸染了巴洛克的余晖,尽是一脉相承的纹路,也是悠缓抒情,整场音乐会都让听众的思绪随着金色鳞片般的闪现,时而融为一体,时而游离飘逸,说是被电击,也丝毫不为过。

索舍尔说他1980年离开中国之后,从来没有想过能再度来到这个古老的国度,他听说北京首场音乐会连二楼的门票也卖出很多的消息,甚是惊讶,没有想到北京如此盛情地期待他的吉他之声。好在我们现在再也不会封闭和滞后,索舍尔即将再次在中国举行他的独奏音乐会,9月7日索舍尔将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为喜爱他的听众们带来一套精心挑选的曲目。

 巴西最负盛名的古典音乐作曲家维拉·罗伯斯为吉他写了五首《前奏曲》,索舍尔选择了第一首作为开场曲,先是带来一丝哀愁的气息,而吉他对这种情感最善于表达也最能够细化。此后的第四和第二首前奏曲,又以急切的琶音张弛有度地平衡着异样的情愫。玻利维亚作曲家亚德里安·帕蒂诺的《飘雪》是典型的拉美风格,索舍尔曾用六弦吉他录制过该首作品,右手的快速拨弦虽然显现的是三千米以上安第斯山脉的雪片纷飞,却因应着北方的季节,仿佛初秋之际对于瑞雪的期许。威廉·沃尔顿的两首吉他小品又是多愁善感的抒情诗人,在济慈“轻轻的起伏和永是清醒的甜蜜不安中,永远、永远地听着她轻柔的呼吸”……

640 (1).webp.jpg

 此次中国巡演,索舍尔还带来一首名为《韦姆兰堤亚纳》的瑞典民歌,舒缓的北欧山区民间曲调又与披头士遥相呼应,构成索舍尔在音乐会曲目组成上的交叉组合感。下半场的重头曲目是他在音乐会上常弹的披头士最后一张专辑《艾比路》中的三首歌曲,分别是吉他手乔治·哈里森作曲的《Here Comes the Sun》,这也是索舍尔世界巡演时的主要返场曲目,一曲下来往往让现场更掀高潮。《Because》是约翰·列侬听了小野洋子弹贝多芬第十四钢琴奏鸣曲“月光”之后萌生灵感之后创作的一首名曲,约翰·列侬、保罗·麦卡特尼与乔治·哈里森三个人多次混录之后的和声在披头士的所有歌曲录音中最为出色,改编为吉他曲之后虽然没有打击乐明显的节奏感,但浓烈的和声轻松地转换成曼妙的和弦,让人们听出一个浓缩就是抑制的道理。披头士在录制保罗·麦卡特尼创作的《She Came in through the Bathroom Window》时,约翰·列侬演奏的就是十二弦吉他,但索舍尔在独奏时,却要将十二弦吉他之外的贝斯、主吉他、铃鼓和沙锤都尽可能地复现出来,如果没有熟练的弹奏技巧,绝非易事。在著名的西班牙吉他曲《爱的罗曼史》之后,索舍尔用阿尔贝尼兹最著名的《阿斯图里亚斯》作为正式曲目的最后一首,显然是要用吉他来展现极具感染力的情感对比,此时我们更要留意观察他的指法,左手的和弦与右手的拨片浑然一体,其精准的配合令人叫绝。

 听他的独奏音乐会,最有共鸣感并且心心相印的一点,他不是一个人在沉醉,而是用缓急交错的手法营造出一个如同被过滤了的纯净时空,你只需要情定于兹,就会物我两忘,而在清幽的小溪流过心田之后,唯有心静,方能从容。